Home » » ~富野由悠季不可饒恕的七大罪~

~富野由悠季不可饒恕的七大罪~

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


 各位好,本站是為了紀念富野由悠季導演的影像技術書&導讀書《影像的原則》在台灣出版中文版而成立,內容主要在介紹影像原則以及富野導演的各種消息。預計將在10月發售。

 到目前為止,我們已經花了三周介紹富野由悠季導演的功績與成就。今天則要反過來,從探討富野導演在動畫道一路走來所留下的「罪與罰」。



(衝刺富野的第4張,總共有6張,放在一起真的會動喔)

~富野由悠季不可饒恕的七大罪~


1.「殺太多角色」罪

→傷了無數少年少女的心

 富野的作品有一段時間是以「角色死亡」聞名。雖說以戰爭為背景的作品不死人才怪,然而重要角色一個接一個離開人世,每每都讓清純少年少年心傷,富野也因此留下一個「黑富野」的渾名。要知道,當時是個主要角色死掉,愛好者會傷心到幫他辦喪禮的時代,富野帶來的影響也可想而知了。現在人人都說虛淵玄黑,諸不知早有一個比其黑又黑的人已經在作品中黑過很長一段時間了。

 不過,現在富野似乎也有在反省,所以最近都沒有死那麼多了。整部下來總還是會死幾個人就是。反倒是後進們現在似乎還在黑富野黑富野的,對於殺死劇中角色的興趣十足。或許這是一種年輕造成的錯誤也說不定。


2.污染青少年小說」罪

→造就了「輕小說」的誕生!

 富野因為《機動戰士鋼彈》一片受到矚目,在乘勝追擊下推出的小說也因此大賣,影響了眾多讀者,並且造成原本格調高尚的青少年小說,之後逐漸轉變為題材、描寫更輕更薄的小說──也就是輕小說。他的小說現在讀來,或許大家覺得一點也不「輕」,然而毫無疑問,現在輕小說的先河之一便是富野的小說

 他的第一部處女小說《機動戰士鋼彈》,估計每一集最少銷量超過200萬本,直到現在,都還是日本多數動漫迷的「原點」之一。在那個動畫還是一片淨土,同人誌還是純潔無比的年代,你絕對無法想像「乳頭」字眼出現在原作者撰寫小說時,動漫迷受到的衝擊有多麼大。

 當然,與現在的輕小說相比是,富野的文體厚重許多,內容也言之有物,其實很有一讀的價值。只可惜台灣除了鋼彈系列以外都讀不到...。如果《影像的原則》大賣,是否有那麼一點機會可以在台灣出版富野小說?


3.污染唱片業」罪

→讓銷售排行表染上一片動漫色!

 過去,動畫只是不入流的東西,而動畫歌曲之於唱片公司,也全都是隸屬於「兒童部門」的管轄。富野一直想要打破這種偏見,因此動用了大量動畫界的資源與唱片公司合作,不但請許多原畫師幫忙繪製封面,自身也積極提供作詞,甚至一再聘請各種流行歌手與作曲家來為動畫製作音樂,也使得銷量扶搖直上,唱片公司也才因此認真投入動漫音樂創作

 如今,動漫相關的歌曲與音樂在日本的公信銷售排行表出現,已是稀鬆平常的事。但在70年代,動畫歌光是進前10名就會上報,即便到了90年代初期,動畫歌手上紅白大賽唱歌,依然會被投以異樣眼光。和現在一比,就知道物轉星移這句話真是一點也不假。


4.污染了大朋友心靈」罪

→造就了一群仿傚的後進!

 富野拍的許多作品具有太大震撼力,明明只是動畫卻帶給觀眾巨大衝擊,不僅衝擊了小朋友的心靈,更造成了很多長不大的大朋友深深著迷。這些大朋友現在充斥社會各行各業,據說只要在路上丟石頭,砸中的10個人之中就有3個受到富野作品洗禮過(騙人的)。

 不只如此,動漫、遊戲、小說等創作相關人士或許是感性較強,所以受到洗禮後,一輩子都在追尋富野幻影的人更是不在少數。舉例來說,在《逆襲的夏亞》之後,庵野秀明、押井守、幾原邦彥等一票動畫導演一起罹患中二病,沒事拿別的作品去上演「逆襲的夏亞」秀,例如押井拍的《機動警察2》電影版,幾原拍的《美少女戰士R》電影版。

 其中,庵野秀明更是重病患者,他從《無敵超人桑波德3》、《機動戰士鋼彈》、《傳說巨神伊甸王》等一路接收電波,最後在看完《機動戰士V鋼彈》之後,終於拍出了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。本以為他在此片後終於脫離富野的影響,想不到前幾年他又說「反正我只是個富野導演討厭的動畫宅...」。看來他似乎還是尚未脫離桎梏。


5.拍太多機器人動畫」罪

→把機器人動畫的題材都拍光了!

 富野身為機器人動畫巨匠,卻不懂得讓出道路去拍別的類型,不僅拍了太多部,又把每一部做得太有模有樣。結果,害得機器人動畫在短期間進化太快,不僅後進想要拍機器人動畫都找不到新點子,拍出來的東西也老是被比東比西,結果除了一些又怪又有堅持之導演以外的人,都從機器人逃往賣肉動畫了。

 其實,富野曾經有好幾次拍非機器人動畫的機會,例如1970年代《小威的故事》、80年代《幻魔大戰》、90年代《沉默的艦隊》、2000年後的《無盡長河的盡頭》(小松左京著,日本公認最好的科幻小說),但最終都還是因為各種原因而告吹。


6. 「鋼彈做得太好」罪

害得日本動畫都必須言之有物

 富野其實以作風來說是個非主流的創作者。但是,因為他的作品實在是拍得無法令人不接受,因此得到觀眾廣大迴響,提升了對動畫內在意識的要求。結果在短短數年之內,動畫的主流就從《小天使》(阿爾卑斯山上的少女)變成了《鋼彈》、《伊甸王》。

 這一點雖然造成了日本動畫異常快速的發展,然而另一方面也造成日本動畫與其他國家的動畫脫勾,至今日其影響依然強大。同時,這也可說是為何產生現今日本動畫兩極化的原因──不是揭示看似要拯救世界、改變社會的大主題,就是徹底避開一切主題的賣萌、賣肉。


7. 「稱鋼彈為機器人」罪

害得日本機器人產業都在做有腳、可乘坐的機器人

 日本的機器人產業基本上有兩大路線:一是人工智慧,二是可乘坐。這以所謂機器人(ROBOT)的定義來看可說相當奇怪,更不用說與現今各行各業的主流反其道而行了。然而,日本人就是在這兩方面有著無限執著,其中可乘坐這點就是完全受到《機動戰士鋼彈》的影響

 嚴格來說,能乘坐的機器人應該不算機器人,不過事實上對於全球機器人產業來說,這方面的思維對於整體發展依然有所助益,因此外國人也都邊笑邊搖頭說:「真拿日本人沒辦法,他們就是愛鋼彈嘛。」(真的)


結論

 閱讀上面的內容,各位聰明的讀者想必可以知道,這其實是一篇半反串的文章。不過,本文指出的7點基本上都是千真萬確存在的影響,而有些部分真要細談,未必全都能說是正面的影響。

 然而,每一位創作者在製作一部作品、做出一個決策時,當然沒有意識到想要改變社會或影響後世,而只是盡他的可能去達到盡善盡美的境界。對於他來說,一切都在作品完成的一刻告終,至於後續的影響則反而是其次了。

 至少,富野導演一直謹記在心的,便是作品要符合「社會性」。現在ACG在日本或台灣所面臨的困境,例如審查制度、社會問題、消費糾紛,雖說狀況各有不同,但追根究底其實都可回歸到這一點上頭。

 本文雖然是以半反串形式呈現,然而第1~4點,其實都是日本社會的「善良人士們」過去曾經對於富野導演的作品做出的真正批評。

 面對權力的一方,單打獨鬥的創作者永遠是無力的一方(這不是政治文喔)。在創作與表現自由的問題上,創作者能夠做到的,就只有在法令限制之內創作表現的同時,又以作品一點一滴撼動框架,同時守住絕對不能退讓的底限。而這其中如何拿捏的問題,則是創作一方與觀賞一方需要共同努力的課題了。
Share this article :

+ 意見 + 2 意見

匿名
7/24/2014 03:08:00 下午

虛淵玄當年也嚐過「黑富野」的惡意啊
還在推特提到當年Z鋼彈裡萊拉.米拉.萊拉掛掉給他的衝擊
https://twitter.com/Butch_Gen/statuses/294344105620803584
還說覺得就算是虛構也不要讓角色輕易喪命才好

7/25/2014 01:54:00 上午

謝謝您的留言,我也有看過這篇。
虛淵的黑名已經連歐美動漫圈都有名,簡直是經過認證,所以上面的話一出,大家都在吐嘈他:「輪得到你說嗎!」(笑)

張貼留言